当前位置:>首页 -> 草原文化 -> 文化遗产

乌兰察布地区的岩画群和东路二人台

  乌兰察布地区的文化渊源,还可以上溯到新石器时期。在察右后旗境内的大六号东山石门乡古坟、八号地赛忽洞、乌兰哈达猴山、韩勿拉七郎山、黑石崖等地的山谷、泉旁、沟畔里发现的《乌兰察布岩画》和阴山山脉狼山的岩画群,足可以得到佐证。从岩画的内容上来看,遍布在察右后旗的岩画群,似乎更早些,主要是以动物牛马羊鹿为主,而狼山岩画就更丰富多彩了,都是一些古人的生活场景,线条简洁粗犷、人物形象生动的写实作品,是古老的北方游牧民族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。众所周知,在人类早期的社会活动中,是查不到文字记载的,记录他们各种生活唯一的方式就是岩画。最能表达他们情绪方式就是手舞足蹈,这也许就是舞蹈的雏形,岩画里大部分内容也是这些,而且也常以这种形式去涵盖人们的全部艺术活动。

  岩画上表情的内容还有狩猎、放牧、战争、祈祷、嬉戏和对性蕃衍的崇拜。基本上反映了古人类的思想和观念,用图像的形式把它记载下来。一般的岩画群中的最上方都呈现出裸体女性舞蹈状,下方左面是以勃起的男子生殖器为主,另有一女子叉开双腿和男子呈交媾状,表现古人类对性的崇拜。因为人类的延续离不开性,再就是性在当时的男女交往中,也是最大的欢乐和幸福了。

  嬉戏部分则是人兽共舞了。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生物链,它怎么也不会想到朝夕相处的主人,最终会举起屠刀,因为它们是人类能活下去的一种主要食品来源。

  再就是战争场面。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欺弱强食,为了性和领地,就有了争斗,被杀害的人,身首异处,残肢断臂,一片惨状;胜利者耀武扬威,做着各种庆贺动作。

  祈祷是古人类敬神的活动,宏观世界的无限大,微观世界的无限小,有很多现象至今人类也没有完全弄懂,古人类也许更加恐俱自然现象对他们的致命打击,所以只好用祈祷的方式乞求大自然的恩赐。

  考证文明文化是有传承性的。不由我想起了孔子说的人生三大欲“性、食、色也”,却原来都是从古人类那里传承下来的,决非是他个人创造。

  东路二人台也绝非是流传在乌兰察布区域的唯一的剧种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我们还可以从《和林格尔汉墓百戏壁画》中得知,随着人类的进化,早在汉代,乌兰察布地区就有了戏剧活动。而东路二人台的流传是后事了。清政府人主中原后,为了巩固边唾,实行了“招垦实边”政策,大量移民流入草原,也自然会带入农耕文化。近年来山西、河北和我们乌市的专家们喋喋不休地争论,东路二人台的源流都是产生他们那里的,我感到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,从匈奴时代就有了察哈尔分布区,东起河北张家口、山西省部分地区,西至内蒙古锡林郭勒盟。据文字记载:口内口外是以张家口为界的。东路二人台代表剧目《走西口》涵盖了这方面的内容,其中孙玉莲上台第一句唱词就是“家住太原府”,还有《水刮张家口》、《回关南》等剧目,足可以说明这一问题。只是东路二人台的初期是由“经弦坐腔”结合了民间的“社火”揉进了蒙古调,从农耕文化汇合了游牧文化的过程,逐步发展而成,是蒙汉两族人民共同打造的品牌,是典型的察哈尔文化。应当说:解放前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,只不过是流传在民间的一种地方戏曲形式;解放后,才在各级党政机关大力扶持下,经过几代人共同努力,不断完善,才真正步入艺术的殿堂,有了像韩世五、武利平、王凤云、张玉兰这样名扬区内外的表演艺术家做支撑,也才有了东路二人台辉煌的今天。

  我曾在1999年内蒙古艺术杂志第一期上,发表了《浅议东路二人台》的论述,并被国家级出版的《决策英才》收录,这里就不再赘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