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>首页 -> 草原文化 -> 书法作品

记榜书书法家张笃恭


作品《鳞》在印尼举行的2011年榜书精品国际巡回展中获第一名

作品《龙》在迎世博首届国际榜书大赛中获第一名

作品《巅峰》在第二届中国榜书大赛中获第一名

  一字一世界,一篇一乾坤,张笃恭数十年碑帖为养,笔砚营滋,终成为中国榜书名家。 常晓萍 摄
  张笃恭先生现为世界榜书联合会副主席,中国上海榜书研究会副会长,乌兰察布市书画院副院长,乌兰察布市书法家协会名誉副主席,市老年书画研究院院长。
  笃恭先生自幼酷爱书法。几十年来,一直沉潜于书法艺术,遍临名家书体,尤善榜书。笃恭先生知难而上,勤奋好学,以苦为乐;展纸泼墨,挥洒性情,沉醉忘我。在榜书艺术园地,孜孜不倦,辛勤耕耘,日臻于完美,最终结出了累累硕果。
  榜书是书界公认的一种难于书写的书法艺术。但榜书因其字数较少,字体较大,给人的视觉审美冲击力往往很大。或体高逸气或厚重雄劲,能与环境互映互衬,相得益彰,显示出其独特的审美特点。“庄雅凝重,美于观望。”(康有为)如果从审美意象的角度讲,榜书当属阳刚之美。
  细细品味笃恭先生的榜书,除了具有榜书共有的艺术审美品格外,其独有的个性风格跃然纸上。人们常说,字如其人。这是从书法中看到的书家内化于作品中的个性、才情、禀赋、学识等主观性的东西。笃恭先生的榜书作品凝重苍劲、厚实庄严、笔法高古而磊落巍峨,点划之间透露出书法家曲折的人生经历、不倦的艺术追求和体悟人生的深邃阅历。可以说,书法作品是其内在情感世界丰富完满的表达。笃恭先生的榜书内敛而不事张扬,尺幅之间有一种恬静的洒脱,稳重中折射出一种饱满的情感。在收览吐纳中张扬了其内在精神生活的渊识博见,更是一种灿烂之极归于平淡的艺术感性直观,充分展示了书法家本人内在的心理路程,是其人生本质外在的感性美显现。
  笃恭先生的榜书内含一种榜书艺术所特有的审美张力,一如古希腊雕塑中的“掷铁饼者”,在寂然宁静中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审美冲击力,这种冲击力来自笃恭先生灌注于榜书艺术形象中的那种勃勃生命力,其是笃恭先生将自我对人生的感悟和理解对象化于书艺之中,是自我的艺术化。字吐真情,句出肺腑,以我手写我心。笃恭先生的榜书审美意象,向世界传达出一种自我特有的有意味的情感符号,这也是他以书法的形式表达出的对世界、宇宙、人生的理解、看法、体验和感悟。
  “庾信文章老更成,凌云健笔意纵横。”(杜甫)笃恭先生的榜书艺术元气淋漓,酣畅通达,气韵流动而境界高妙;在纵横开阖,健笔凌云中展示出一个丰富多彩的艺术审美世界,观后让人无不啧啧称叹。如其“龙” 字,起首笔端饱蘸浓墨,墨气喷涌飞溅,如独坐云端神气活现之龙头,凛凛然欲摇荡乾坤,既形象又生动;“龙”字的右半部分,恰似龙身,屈曲盘绕,蓄势待发,一俟风动云变,便舒筋展骨,纵横天地,驰骋万里,直冲九霄。“龙”字给人的整体印象是苍古遒劲,生动有力,恰似枯藤绕树,朴拙中有一种黜俗归雅之美;而“巅峰”二字,视觉中线贯通天地,稳重端庄,“峰”字略略偏右,突破了板滞的嫌疑,使整幅画面正不拘谨 庄不板滞,再加上“颠峰”二字中宫通达,元气淋漓流畅期间,似断非断之笔,将二字巧妙地结为完美的整体。整幅画面,虚实结合,浓淡相宜。虽稍有内敛,但给人的整体气象却极为敦厚有力;可谓乘兴起笔,一挥而就,形成大道至简的旷达意境,从而给人以“顿觉尘外想”的神思妙游,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。 笃恭先生的每幅榜书作品都有其独到之处,可谓达观博物,气象万千,但其榜书的总体风格是一致的。
  笃恭先生人品端正,为人处世厚道本分,心真气和。在艺术的追求方面笃志适怀,尚功力而厌虚华。在运思挥毫中能动合典章,曲尽其妙,在点划描摹中实现自己人格的升华,其中包含了他对现实人生的的理解,是其审美趣味,艺术情趣,美学追求的集中表达。
  笃恭先生孜孜不倦的艺术探求和顽强意志,使其榜书艺术日臻完美,已达到极高的艺术水准。2008年参加乌兰察布书法作品赴香港展出活动,其榜书获得香港艺术界的高度赞誉;同年,参加第二届中国榜书大赛,其榜书作品“巅峰”荣膺第一名;2010年,参加“迎世博--首届国际榜书大赛”中,其作品“龙”再次获奖,此次获奖已被记入内蒙古自治区2011年大事记中。
  梅花香自苦寒来。笃恭先生的磅书艺术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之佳绩,与其自身不懈的努力分不开。经年累月的艺术践行,沉迷执著的艺术把玩与探索;寂寞书斋的淡泊宁静,艺术殿堂的勤勤采撷,造就出他与众不同的榜书艺术风格。我们深知,榜书艺术是一种独特的书法艺术样式,如果没有长时间的技巧锻造,没有察微见著的感性培养,没有心手相一的底气功力,很难登堂入室,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