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>首页 -> 党风廉政建设 -> 警钟长鸣

忏悔录|郭水文:我让家人羞愧难当

    忏悔人:郭水文

    原任职务:重庆市长寿区建委党委委员、副主任,区建设置业中心党组书记、主任,乐至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

    触犯罪名:涉嫌受贿罪涉嫌

    犯罪事实:2007年至2013年4月,在担任乐至公司总经理期间,利用职权,直接或间接为部分单位和老板提供方便,涉嫌收受他人贿金140余万元。10月25日,法院对郭水文受贿案开庭审理。

新闻背景:这是因受贿问题接受组织调查后,郭水文向组织写的“检讨书”。

    自己是农民的儿子

    我今年41岁,出生在长寿一个边远山区的贫苦农民家庭。父母生下我们兄妹四人后,为了让我们上学,起早贪黑地劳作。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年仅12岁的姐姐就远离家乡去做了保姆。为了让我顺利读完高中上大学,弟弟初中毕业后只身到贵州打工,他们挣的钱多数用于我的生活费和学杂费。我考上大学后,全家人有说不出的高兴和自豪。为了凑齐上大学的费用,我自己也利用寒暑假打工。

    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不仅是预备党员,同时作为优秀大学生被选派到基层工作。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我牢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,是一名党员,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。我从一般工作人员到科长,再到当上领导干部,一切都很顺利。刚走上领导岗位的时候,我告诫自己当官要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清贫,经得起诱惑,踏踏实实做事,堂堂正正做人,清清白白做官。

    参加工作的前十年,我时时处处以党员干部的要求来警醒自己。由于工作成绩比较突出,我深得组织信任和群众好评。我先后任长寿区葛兰镇副镇长,万顺镇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,区市政局副局长,案发前任区建委党委委员、副主任,区建设置业中心党组书记、主任,乐至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等职务。

    放松了党性修养

    随着权力的增多,我的私欲开始膨胀,我逐渐放松了做人的原则。

    刚担任乐至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时,我尚能坚守正确的信念和人生准则,不敢逾越雷池半步。随着接触的老板越来越多,在和他们的交往中,我发现他们中有的文化水平不高,口才也不好,连个名都签不好,但是却身价几百上千万,甚至过亿。他们进的是豪华酒楼,坐的是高级轿车,住的是高档小区。而作为国企老总的我,不要说收入和座驾,就连衣服都是在超市买的。当他们前呼后拥“尊称”我老总时,我虽表面光鲜自豪,内心却在动摇。

    充满诱惑的花花世界让我平静多年的心理天平开始倾斜。渐渐地我默许了他们吃喝、旅游的邀请,偶尔也进入娱乐场所。在多次的觥筹交错、灯红酒绿后,我与他们开始称兄道弟。从开始对他们送的500元、1000元红包坦然收下,到后来的5000元、1万元甚至2万元过节礼金也收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再多的钱我也来者不拒了。

    每当收受别人的钱后,我也特别矛盾。窃喜之余也有痛苦和惶恐,既不敢把钱拿回家,怕被父母和亲人看到,也不敢拿去存银行,更不敢奢华消费。除急用和入股开茶楼用了一部分,我把多数钱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。全区召开两次干部廉政建设教育大会后,我把一些受贿来的钱陆续缴到廉政账户上,也筹借了一部分钱上缴。那段时间,我的心里得到了一时的解脱和放松,但对暂时还补缴不了的,以及是否要继续筹借犹豫了,侥幸的心理占了上风,导致我最后有近70万元收受的现金没有上缴和退还。